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首页> 文化频道> 人文百科 > 正文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来源:光明网2020-08-31 10:1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编者按:

  1978年夏,湖北随州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曾侯乙编钟。曾侯乙编钟的出土改写了世界音乐史,是中国迄今发现数量最多、保存最好、音律最全、气势最宏伟的一套编钟,代表了中国先秦礼乐文明与青铜器铸造技术的最高成就,在考古学、历史学、音乐学、科技史学等多个领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时隔40余年,历史文化学者王金中最新研究指出: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神奇“二维码图”,是中国先秦时期的古乐谱。它以独创的“文字+符号”方式,记录了2500年前的编钟乐谱。其乐谱符号色彩鲜明,形象独特、内涵丰富、表达精准、功能全面,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中国先贤发明创造的一种最古老、最原始、最淳朴、要素最完备、绘制最精细的乐谱,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意义和价值,也必将改写中国乃至世界的古代音乐史。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作者:王金中

  1978年曾侯乙编钟出土,至今余音缭绕。以往众多研究者的目光大都集中在编钟的铸造技艺、规模结构、音律音域、演奏效果和装饰艺术上,他们经过科学严密系统的考察、试验、论证和与国外资料的对比中,取得了改写古代音乐史的重大研究成果,得到世界的公认。然而,四十二年来,很少有人关注到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二维码图”究竟有什么实用功能?是不是与编钟演奏配套使用的乐谱?这种古乐谱能够辨识和演奏吗?本文将对此作一个初步的分析和探讨,以求教于各位方家。

  一、“二维码图”就是古乐谱吗?

  什么是乐谱?简而言之,就是记录乐曲的图案、符号与文字。古乐谱就是古代先贤记录乐曲的图案、符号与文字。

  悬挂曾侯乙编钟的横梁与立柱,学名叫簨(sǔn,音笋)虡(jù,音锯)。簨也写作筍,指古代用来悬挂钟、磬的横木;虡也写作簴、鐻,指古代用来悬挂钟、磬的木架上的立柱。《考工记·梓人》曰:“梓人为筍簴。”郑玄在此注释:“乐器所悬,横曰筍,植(直)曰簴。”为了方便阅读,这里把簨虡通称为编钟架子上的横梁与立柱。

  曾侯乙编钟的横梁是一件先秦时期的精美漆器,其上纹饰密布,与众不同。一般人都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古代宫廷中的豪华装饰。的确,无论是那黑红相间的色彩,还是那流畅细致的花纹,都把这件举世无双的编钟装饰得富丽堂皇,光彩夺目,当初与金光闪闪的青铜编钟交相辉映,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图1)。不过,让人产生的疑问是,横梁上那些类似“二维码图”的纹饰还有更重要的实用功能吗?会不会是记录乐曲的图案与符号呢?这是需要认真加以辨识的。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

  首先,从构成“二维码图”的基本元素看,它们相对一致(图2)。初看图案中的纹饰眼花缭乱,似乎比较复杂,但仔细分析起来,构成“二维码图”的基本元素却有惊人的一致性。如由圆圈围起来的“×”字形、由四个拐角组成的“+”字形、由两头卷起而中间成尖的“山”字形、由两边卷曲的“骨棒”形等等,都反复出现在“二维码图”中,形成相对固定的符号,再组合成与敲击编钟相关的系列图谱(图3)。这显然是为了便于演奏者迅速识别,然后照谱敲击悬钟。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2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3

  其次,从“二维码图”绘制的位置看,非常便于演奏者近距离观看与识别。编钟横梁为粗壮的方木,所有精心绘制的“二维码图”全部集中在方木的正面与背面,而方木的上面与下面是黑色的底漆和间隔的红漆,很难找到与正面和背面相同的“二维码图”。另外,横梁上表明音律的篆书铭文,均刻在随钟口朝向的一面,因此有的铭文随钟口刻在横梁正面,有的铭文随钟口刻在横梁背面。这种位置上的安排只能说明,“二维码图”中的基本符号与文字,都是供演奏者直视的。

  再次,从“二维码图”的排列上看,与编钟演奏存在一定的对应关系。横梁上的图案就像竹杆一样,是由一节一节衔接起来的。上梁是以较粗的红线相分割,中梁和下梁是以较宽的黑线相分割。从正面看65个编钟有62节图案,从背面看65个悬钟有65节图案,共计127节图案,大体上是正面和背面两节图案对应一钟。这些“二维码图”中基本元素的组合千变万化,使用的色彩也有某些差别,没有明显的规律性,就像世间没有相同的指纹一样。这说明敲击不同的悬钟,需要不同的“二维码图”。越是相对复杂的图谱,越需要演奏者照谱击钟,才能准确奏响人世间动听的乐曲。

  第四,从“二维码图”之间大量的篆书铭文看,都与编钟悬挂的位置和音律、乐律有关。曾侯乙编钟的主要横梁上,都有规律地散布着铭文,均为髹饰底漆后刻制而成,字体不甚规整,刻工并不考究,显得拙朴。据统计,铭文共计41处,每处四至五字不等,合计187字。经过专家学者深入考证后认为,横梁上的篆书文字都是标示编钟悬挂的位置和注明所用的音律、乐律,而这正是一件完整的乐谱必不可少的重要构成部分。

  这里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先秦之前人类并没有发明纸张,文字或乐谱只能书写在竹简和木牍上,富贵人家可能使用帛书,但非常稀少。如果用竹简或木牍记录乐谱,既不便于随时携带,更不便于在演奏时腾出手来翻阅和对照。因此,把乐谱以“二维码图”的方式描绘在编钟的横梁上,既能起到装饰作用,又能起到记录乐曲的作用,真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发明与创造。

  综上,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二维码图”,确是一件为演奏者精心准备的非常完整的古代编钟乐谱!它以世人从未见过的各种纹样、符号、文字、色彩的排列组合,巧妙地浓缩进一个又一个小方块中,构成了编钟演奏的精彩乐章。我们中华民族的先贤们就是以这种充满智慧的独特方式,把人间最美妙的音乐忠实地记录下来,再永久地流传下去。

  据查,曾侯乙大约生于公元前475年,死于公元前433年。如果按此推算,这件世所罕见的编钟古乐谱随着曾侯乙死后埋入地下长眠,失传长达近2500年之久。

  二、破解古乐谱中的“二维码图”

  在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乐谱中,“二维码图”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这种“二维码图”在记录乐曲中有什么深刻的含义?起什么重要的作用?这是辨识古乐谱必须破解的一个难题。

  第一, 关于击音符。

  编钟既然是打击乐器,那么,击音符号在古乐谱上就必不可少,而且是判断古乐谱的重要依据之一。因此,寻找和辨识击音符号,就是破解古乐谱之谜的一把钥匙,也是认识“二维码图”的起点。

  那么,从哪里入手去寻找和辨识击音符号呢?常识告诉人们,声音是由振动引起的。而简单的振动模态可以分为线状模态、管状模态和板状模态,编钟近似于板状振动模态。一块正方形的铜板,以其中心点为支撑点,用弓弦拉动其任一边的中央,振动模态即呈现出“×”(图4 a);用弓弦拉动四角之任一角,其振动模态即呈现出“+”(图4 b)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4

  如果说,中国文字是象形字;那么,中国古乐谱中的符号也会留下象形字的某些特点。或许正是受到这种板状振动模态的启发,曾侯乙编钟乐谱“二维码图”上也出现了类似“×”字形(图5)和“+”字形的击音符号(图6)。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5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6

  为什么会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击音符号呢?这与曾侯乙编钟具有一钟双音的敲击功能有关。具体地说,每个悬钟的形状都是合瓦形,内壁有隧,这种独特的结构,使人们分别敲击它的正鼓位和侧鼓位时(图7),会得到音程相差三度的两个音。一钟双音的奇特构造和功能,是中国古代的一个伟大声学创造,是青铜乐器铸造史上的一大奇迹!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7

  拿编钟乐谱上的“×”字形符号来说,其轮廓很像振动模态下用弓弦拉动一边中央而产生的“×”。不过在交叉点上有意画出一个小圆圈,代表悬钟的敲击点——正鼓位。小圆圈伸展出来的四翼,好像一对飞舞的鼓槌。由此可以判定这是击音符号,所敲击的部位为正鼓位,命名为“正鼓击音符”。不过,图5中选取的四个正鼓击音符尽管大同小异,但仔细观察还是有明显区别的,这可能与敲击时的手法有关。

  再拿编钟乐谱上的“+”字形符号来说,其轮廓很像振动模态下用弓弦拉动一角而产生的“+”。不过这个“+”字形符号是由四个像鼓槌似的拐角构成,代表悬钟的敲击点是左右两边的侧鼓位,命名为“侧鼓击音符”。图6中选取的四个侧鼓击音符基本相同,只是代表鼓槌的颜色稍有变化,可能也与敲击手法有关。

  在一部乐曲的演奏中,使用正鼓音往往多于使用侧鼓音。考察曾侯乙编钟的全部“二维码图”表明,正鼓击音符多于侧鼓击音符。这是符合音乐规律的现象。

  第二, 关于止音符。

  在曾侯乙编钟乐谱“二维码图”中,还有一类符号依附在击音符上,有的衔入一面,有的衔入两面,有的衔入三面(图8)。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8

  有人认为画的是古代的一种卷云纹,起装饰作用。其实,从象形的角度说,似乎与卷云毫不沾边,而与“山”沾点边,可以称为“山”字形纹。那么,这些“山”字形纹又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如果把“山”字形对应到悬钟上的部位,最恰当的就是“枚”。通常把悬钟上像乳头凸起的部分叫做“枚”(见图7)。枚有长有短,有大有小,当然也有无枚的编钟。一般地说,枚的数量是相等的,悬钟的一面有两组,两面共四组;每组有9枚,呈三横三纵排列。除了礼制的意义外,枚的实际作用既可以起到增强振动、延长发音的效果,也可以起到减少振动、制止发音的效果。当悬钟敲响后,将人手贴在枚上,声音便会迅速衰减下来。而“山”字形就像人的一只手张开,平放在三个枚上,达到止音的效果。因此命名为止音符。

  在曾侯乙编钟乐谱“二维码图”的击音符上,为什么会衔入止音符呢?这与打击乐器的特点有关。

  其一,每个悬钟发出的音长(也叫延时)是不同的,特别是低音钟发出来的声音低沉绵长。据测试,曾侯乙编钟的高音纽钟自然延时不超过2秒;中音甬钟大约5秒;而低音镈钟竟达10秒。当敲击低音悬钟时就需要迅速止音,才不至于干扰其他乐音,使演奏得以继续下去。

  其二,不同的悬钟有时会产生同样的振动频率,即共振。这样,当敲击一个悬钟时,相同频率的悬钟也会发出声音,在演奏时出现杂音,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乱,因此也需要对产生共振的悬钟迅速止音。

  其三,编钟演奏有时还需要人为地制造颤音、抖音、柔音、跳音等,这也要依靠在击音的同时做出不同的止音动作来实现。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9

  仔细观察三层横梁上的编钟乐谱“二维码图”,可以发现止音符大量依附在正鼓击音符上,而侧鼓击音符中几乎找不到这类符号(图9)。这说明侧鼓击音时乐音的衰减比正鼓击音时要快得多,不需要止音。这也说明,止音符深深地嵌入到正鼓击音符内部,很可能提示演奏者在击音的同时就要做出止音的动作。

  第三,关于分谱符。

  对比三层横梁上的各节“二维码图”,可以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各节符号从横向上看,上层横梁按照二行排列(图10),中层横梁按照三行排列(图11),下层横梁按照四行排列(图12)。而从纵向上看,上层横梁两列居多,三列居少;中层横梁至少一到两列,个别的三列;下层横梁至少四列,多的到九列。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0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1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2

  照此粗略概算,下层横梁上各节符号的总和,竟然大大超过中层与上层横梁上各节符号的总和。而下层低音悬钟数量最少,在演奏中使用的也不多,为什么乐谱符号反而比中层和上层多呢?唯一的解释是,下层横梁上的“二维码图”是乐谱的总谱,中层横梁和下层横梁上的“二维码图”是乐谱的分谱,总谱涵盖着分谱,而分谱衔接着总谱。用以涵盖与衔接的符号,就是两两相对的山字形符号,称为分谱符(图13)。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3

  在两两相对的符号中,一种是横向相对的,一种是纵向相对的。曾侯乙编钟的摆放是曲尺形,长梁与短梁呈现角抵状。根据横向符号较长而纵向符号较窄特点,可以判断为横向符号代表着编钟架子上的长梁,而纵向符号代表着编钟架子上的短梁。这样,就可以在长梁和短梁之间,分别找到总谱与分谱之间的衔接点。

  第四,关于休止符。

  在编钟乐谱“二维码图”中,还存在一种常见的现象,就是在有些章节的右边,连续出现大量单独的山字形符号(图14)。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4

  如果说古代中国人的书写和阅读习惯一般是从右到左的话,那么,演奏也是这样。在尚未敲击悬钟的时候就出现止音的山字形符号,不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吗?

  原来,这些单独的山字形符号相当于现代音乐中的休止符。其实,这些休止符在每节乐谱的上、下、左、右甚至中间都会出现,说明一首乐曲在演奏过程中,总会在某些节点上停顿、停留或停止一下。休止符在乐曲中往往起到“此处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休止符在音乐中并非可有可无,它不仅担负标记音乐暂时停顿或静止的作用,而且可以制造出乐句中不同的情绪表达,使乐曲流露出的情感更加丰富。

  总之,曾侯乙编钟乐谱上的击音符(正鼓击音符与侧鼓击音符)、止音符、分谱符和休止符,都呈现出了“二维码图”的形式,因此可以把这种古乐谱命名为中国式的“二维码图”乐谱。这种“二维码图”形式之美、设计之巧、纹饰之精、组合之妙、蕴含信息量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这是先人留给我们的需要不断破解的艺术之谜,也是一份无比丰厚的文化遗产。

  三、横梁铭文在古乐谱中的作用

  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41处铭文,是编钟古乐谱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对“二维码图”的补充和注释。值得欣慰的是,这些先秦时期的篆书铭文,连同青铜编钟上的所有铭文,都已经被我国著名的古文字学专家成功破译,排除了后人阅读这些文字的障碍,为今天继续研究编钟古乐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至于横梁上的41处铭文对曾侯乙编钟的作用,前些年已经有研究先秦时期的音乐家们作过一些研究和探讨,取得了可喜的成果。这里运用这些成果,就铭文在编钟乐谱“二维码图”中的重要作用进行初步的阐述。

  第一,悬钟位置的标记。从曾侯乙编钟横梁12个套头处的装饰中可以发现,是先用油漆绘制出古乐谱“二维码图”,再将编钟悬于横梁,而不是相反。在横梁的65个位置上悬挂65个编钟,必须排列有序,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因此,横梁上的铭文首先标明了每个悬钟的位置。具体的操作方法是:横梁上的铭文,必须与所悬之钟的正鼓位或征部上的标识音相对应。例如短横梁中间的3—11号位置上(图15),依次写着“姑洗之少商”“姑洗之少羽”“姑洗之下角”“姑洗之商”“姑洗之宫”等9行文字,分别与对应悬钟的正鼓位所标识的“少商”“少羽”“下角”“商”“宫”等9件铭文,相互一致。这样,就使所有悬钟都对号入座,照谱排列。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5

  当然,这里也出现一个特例,就是在下层长横梁中间体量最大的那件镈钟,根据铭文可知,是楚王赠送给曾侯乙的,因此被悬挂在了中间的显著位置,挤掉了原来悬挂在此的“姑洗之大羽”钟。由此可知,楚王赠送的镈钟是在曾侯乙编钟已经铸造悬挂好以后,甚至可能在曾侯乙去世后才送到的。而那件“姑洗之大羽”钟并未下葬。

  第二,古代音律的注明。曾侯乙编钟所使用的音律是中国古代独有的“五音”“十二律”。“五音”属于相对音高,按照顺序排列的名称为:宮、商、角、徵、羽,如果加上变徵、变宮,便是“七音”。“十二律”属于绝对音高,它是古人按照中国特色的音律“三分损益法”,把八度音划分为十二个半音,即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假设黄钟是现在钢琴上的“C”音,其他各律则依次向上升半音。这些音律名称在曾侯乙编钟的横梁铭文中均有不同程度的体现。这种把常用的音律标注在编钟的横梁上,用来确定音阶首音音高的方法,通俗地说就是“定调门儿”,让人照谱敲钟寻调,以增加演奏的精确性,减少失误。

  第三,旋宫转调的提示。先秦时期人们已经总结和运用旋宫转调来演唱各种乐曲。司马迁在《史记·刺客列传》中描写荆轲赴秦时慷慨高歌:“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一种乐器),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羽声忼慨,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其中的“变徵之声”与“羽声忼慨”,都属于旋宫转调,增加了歌曲的悲壮。

  旋宫转调的基本含义是,以七音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配十二律,每律均可作为宫音,因此宫音的位置就有十二种,商、角等音也随之有相应的位置变化,称之为“旋相为宫法”,简称为“旋宫”。以各律为宫所建的音阶,称“均”,如以黄钟宫为宫的音阶成为“黄钟均”,以大吕宫为宫的音阶称为“大吕均”等。把十二律和七音都按相生关系来排列,叫“旋宫图”(图16)。图中呈现简单的规律:十二律隔八相生、七音隔五相生,每均有七调,十二均得八十四个调,即所谓“八十四调”。实际上,旋宫就是旋宫转调,在十二律和七音位置相应移动中,曲调的主音由不同阶名的音来担任而造成的调式转换。

“二维码图”:曾侯乙编钟横梁上的古乐谱

  图16

  曾侯乙编钟横梁上铭文所写的“姑洗之大羽”“姑洗之大宫”“姑洗之羽曾(增)”“姑洗之少徵”“姑洗之商□(甫页)”“姑洗之大徵”“姑洗之大鍡”“姑洗之商”“姑洗之少商”“姑洗之少羽”“姑洗之下角”“姑洗之宫”“姑洗之羽”“姑洗之徵”“姑洗之宫角”“姑洗之羽反”“姑洗之角反”“姑洗之商角”等,就是旋宫转调的名称。古代的音乐理论认为,“宫”音所在的音高位置,被称为调高,“调”与“宫”相等,“宫调”一词即宫与调的合称。把宫调以铭文的形式镌刻在编钟的横梁上,便于演奏者确定调门,把握乐曲的基准音。

  曾侯乙编钟乐谱所开创的中国古代这种以“文字+符号”的记谱方式,千百年来一直在民间延续与流传着。现在能够看到的较早的乐谱是南北朝时期的古琴谱《碣石调·幽兰》,它将弹奏的指法详细地以文字叙述。后来为了简化记录方法,唐朝后期出现了减字谱,记录指法动作、弦序和徵位,其中夹杂着一些符号,是工尺谱的前身。宋代出现了记录音高的俗字谱,证明当时的宋词是可以歌唱的。明清两代的戏曲,包括昆剧、京剧、粤剧以及当时不少器乐曲都应用了工尺谱,其中既有文字,也有符号。从这个意义上说,曾侯乙编钟乐谱首创的“文字+符号”的记谱方式,是光照千秋的。

  四、发现编钟古乐谱的文化意义和价值

  目前,由于笔者手头掌握的资料有限,致使编钟乐谱上还有一些非常奇特的符号尚未辨识出来,有些组合符号的含义尚须进一步辨析。至于各节乐谱之间如何衔接、如何搭配、如何过渡,上梁、中梁和下梁之间的转换关系,即总谱和分谱之间的关系等,更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专业问题。再有,当初演奏这件大型乐器究竟需要几个人、怎样分工、怎样配合,也笼罩着神秘的面纱。因此,要想按照曾侯乙编钟古乐谱“二维码图”演奏出正宗的先秦时期的乐曲,让人们大饱耳福,还需要付出长期巨大的努力。

  四十多年前,当曾侯乙编钟以它宏大的规模、精美的纹饰、复杂的铸造、动听的乐音出土时,惊艳了全世界。人们深入研究后确信,曾侯乙编钟上体现出来的一钟双音、五音十二律、旋宫转调以及五个八度的宽广音域等现象,是中国乃至世界古代音乐的重大发现,改写了公元前五世纪的古代音乐史,树立起了东亚音乐文化的历史标杆。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曾侯乙编钟乐谱“二维码图”的发现,以其独特的符号、丰富的内涵、精准的表达、完备的功能来记录当时的乐曲,同样也是中国乃至世界古代音乐的重大发现,若能将这一古乐谱中的“二维码图”完全破解出来,将再次改写古代音乐史,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化价值。

  首先,这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中国先贤创造发明的一种最古老、最原始、最淳朴、要素最完备、绘制最精细的乐谱。曾侯乙编钟古乐谱“二维码图”既不同于现代世界通行的五线谱,也不同于我国古代民间流行的减字谱、工尺谱,它属于以“文字+符号”方式记录的以悬钟击奏为基本发音单元的组合式器乐乐谱。古今中外不同的文化和地区有不同的记谱方法,但大体可以分为记录音高和记录指法两大类。五线谱、简谱和点字谱都属于记录音高的乐谱,吉他的六线谱和古琴的减字谱都属于记录指法的乐谱。而曾侯乙编钟乐谱“二维码图”则属于记录悬钟击奏的乐谱,类似于记录指法的乐谱。尽管曾侯乙编钟古乐谱已经失传了2500年,但它却像汉字中的甲骨文一样,是乐谱中的源头,是音乐中的“化石”,蕴含着大量古代音乐的历史信息,千载难见,弥足珍贵。它把人类发明乐谱的历史提前到公元前500年。这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一件完整乐谱,也是继曾侯乙编钟出土后再次改写中国古代音乐史的重大发现。

  其次,深化了人们对曾侯乙编钟所创造的音乐成就的认识。如果说编钟是硬件,那么乐谱就是软件。就硬件认识硬件,即就编钟研究编钟;或就软件认识软件,即就乐谱研究乐谱,其认识都是不完整的,都有一定的片面性和局限性。乐谱乐谱,一乐之谱,乐钟易得,乐谱难觅。正是乐谱赋予了乐钟以生命和灵魂。现在人们初步掌握了编钟乐谱“二维码图”,再来研究曾侯乙编钟,就能进一步开阔视野,有所发现。就拿演奏人员来说,曾侯乙墓出土演奏编钟的工具共8件,计撞钟棒2件、钟槌6件。有人据此计算后认为,整个编钟应当由5人演奏,其中2人执撞钟棒,每人持一棒;3人执钟槌,每人持二槌。他们考证,墓中最接近编钟位置的西室陪葬女乐工是13人,其中5人是演奏编钟的。这样,曾侯乙编钟是由5人演奏的说法似乎成为定论。其实不然。编钟乐谱“二维码图”发现后,直接面临的问题是,古乐谱上出现的大量止音符由谁来完成?怎样才能完成?出土的撞钟棒长达2·15米,直径6·6厘米,其重量不会很轻。而13名陪葬女乐工中最大的24岁,最小的才13岁;最高的1·61米,最矮的才1·41米,她们根本拿不动这样粗重的撞钟棒自如地演奏乐曲。事实上,在编钟出土后的历次演奏活动中,都是由男子执撞钟棒。这样推测,曾侯乙编钟在演奏时至少应由7人完成,其中未执棒、槌的两名女乐工负责做编钟乐谱中规定的十分重要的止音动作,以保证乐曲演奏的和谐效果。

  再次,人们有机会聆听按照编钟乐谱“二维码图”演奏出来的古代乐曲。在古代帝王和贵族的所有享乐活动中,最高级、最奢侈、最豪华的享受就是欣赏音乐。《列子·汤问》中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描写。《论语·述而篇》记载,“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说的是孔子在齐国欣赏到《韶》乐,竟然很长时间尝不出肉味,还说:“没想到音乐竟然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这是因为古代像《韶》这样的乐曲演奏,轻易是听不到的,至于那些平民百姓,一辈子也听不到美妙动听的音乐。其原因就在于那时的音乐演奏必须有专门的乐队,有齐全的乐器,有欣赏的场地,有长期的训练和磨合。如果环境、场地、人员和条件变化了,就演奏不出同样美妙的乐曲。而这正是令世人无限神往之处。目前人们听到的只是曾侯乙编钟奏响的现代乐曲。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当人们完全破译了编钟古乐谱“二维码图”,就能让曾侯乙编钟奏响2500年前的曾乐、楚乐甚至像《韶》这样的周乐,以原汁原味、原钟原调的美妙佳音,再次惊艳世界!

  2020年8月31日

  本文参考资料:《史记》《中国古代文化常识》《中国重大考古发掘记·曾侯乙墓》《湖北出土文物精华》《曾侯乙文物艺术》《曾侯乙编钟》

  本文照片摄影:张余

[ 责编:白冰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新国门新金融论坛

  • 高原上绽放的光芒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20-09-19 22:04
这是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塔拉滩的光伏发电基地(8月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羊群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塔拉滩的光伏发电基地休憩(8月5日摄)。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2020-09-19 10:28
世界卫生组织9月1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3000万例,达到30055710例。世界卫生组织9月1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3000万例,达到30055710例。
2020-09-19 10:27
这是9月18日在奥地利维也纳拍摄的2020维也纳美泉宫夏夜音乐会现场。夏夜音乐会是维也纳每年夏季的一大文化盛事,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防疫措施,音乐会现场观众人数被大规模限制。夏夜音乐会是维也纳每年夏季的一大文化盛事,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防疫措施,音乐会现场观众人数被大规模限制。
2020-09-19 09:55
9月18日,在香港海洋公园,工作人员(左)在服务游客。新华社记者 周锦铭 摄  9月18日,在香港海洋公园,游客和园内演艺人员合影。
2020-09-19 09:44
9月18日拍摄的“放歌长白山”庆祝活动现场。当日,“放歌长白山”——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区60周年庆祝活动在长白山池北区举行。当日,“放歌长白山”——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建区60周年庆祝活动在长白山池北区举行。
2020-09-19 09:38
9月18日,在以色列中部城市特拉维夫,一名警察在一处检查点执行“封城”任务。以色列总理府和卫生部18日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全国范围内的“封城”措施于14时生效。这是以色列继今年3月至5月实施全国“封城”后再度实施这一措施。
2020-09-19 09:14
照片显示的是考古学家在沙特北部泰布克地区发现的距今12万多年前的古代人类脚印。沙特阿拉伯文化部遗产委员会16日宣布,考古学家在沙特北部泰布克地区发现12万多年前的古代人类和动物足迹,是迄今在阿拉伯半岛上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生命证据。
2020-09-18 09:45
9月17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名戴防护面罩和口罩的乘客登上一辆公交车。加拿大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升至140539例,累计死亡9199例。9月17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处新冠病毒检测中心外,一名身穿防护服的安保人员为排队等候检测的人消毒手部。
2020-09-18 09:44
9月17日,中国向南苏丹提供紧急粮食援助物资交接仪式在南苏丹首都朱巴举行。新华社发(加莱·尤利乌斯 摄)
2020-09-18 09:40
【幸福花开新边疆】小奶牛大产业 隆子县的“养牛大户”
2020-09-18 09:27
2020年9月16日,试验列车驶入雄安站。当日,随着55001次首趟动态检测车从北京大兴机场站鸣笛始发,京雄城际北京大兴机场至雄安站间正式进入联调联试动态检测阶段。
2020-09-18 09:27
9月17日拍摄的钦堂乡的稻田(无人机照片)。近年来钦堂乡着力打造集赏景、采摘、品尝、教育等为一体的乡村旅游业态。近期,浙江省建德市钦堂乡的2000多亩水稻进入成熟期,当地举行“稻香节”,向游客展示丰收美景,推动美丽乡村特色旅游发展。
2020-09-18 04:13
从空中俯瞰“五道并行”,从江边算起,一眼可见关河水道、内昆铁路、G247公路、五尺道和渝昆高速五道并行(8月10日摄,无人机全景照片)。 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如今五尺道上依然有游客及当地乡民穿行(8月10日摄)。
2020-09-18 04:13
9月17日,自行车骑行爱好者在唐山市开平区东湖区域花海景区骑行(无人机照片)。2018年以来,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为根治东湖区域百年老矿开滦马家沟矿煤炭开采区的恶劣生态环境,先后清理“散乱污”企业72家,无名场院327家,着力打造“城市后花园”,取得良好效果。目前,该区域花海如画,吸引众多市民前来休闲观光,成为生态城市建设的新名片。
2020-09-18 04:13
9月17日,在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大湖乡的1000千伏特高压榕城变电站,三台无人机和地面智能巡检机器人协同进行自主巡检。据介绍,无人机多机协同自主巡检攻克了变电站高精度三维建模、无人机巡检航线规划、复杂环境抗干扰等难题。
2020-09-18 04:10
9月17日,演员在表演舞剧《浩然铁军》。从16日开始,《川藏·茶马古道》《浩然铁军》《红旗》《骑兵》《努力餐》《彩虹之路》《石榴花开》《朱自清》8部舞剧在上海展演,角逐“荷花奖”。
2020-09-18 04:09
9月16日,医务人员在印度孟买为一名男子采集新冠病毒检测样本。印度累计新冠确诊病例16日突破500万例。新华社发
2020-09-17 09:05
9月16日,一名男子从美国华盛顿的美联储大楼前走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6日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零至0.25%之间,符合市场预期。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6日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零至0.25%之间,符合市场预期。
2020-09-17 09:0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