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祈年文潭:为什么如此动人的丁真只能有一个
首页> 文化频道> 观察 > 正文

祈年文潭:为什么如此动人的丁真只能有一个

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2020-11-30 13:4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丰

  马保国和丁真,都是近期的现象级网红。马保国是被打倒的“武术大师”,他指责对手“不讲武德”,要人“好自为之”,以一种负面的形态走红后,他看到其中的商业价值,宣布进军影视界。丁真则是被人发现的理塘少年,骑着马,无忧无虑地疾驰在山地间。他被拍成视频发在网上,瞬间拥有万千粉丝,连续多日位居热搜榜。两人可谓“一正一反”,但是他们的走红,也反映了网友的“真实诉求”。

祈年文潭:为什么如此动人的丁真只能有一个

  单纯把人们关注马保国制作的视频看作是“审丑”,可能并没有抓住要领。马保国以及彻底沦为笑柄的“武林”,其实是一种虚无。他什么都不是,但是又可以成为任何东西。当人们在嘲笑他的时候,表达的其实是对过度消费文化的厌倦。

  丁真则是马保国的反面。他是纯粹的美好,没有一点杂质,对都市人来说,他是透明、纯净的,却又是坚硬的、难以消化的。人们在他面前,看到某种惭愧。人们对他的态度是矛盾的。既想完全占有,又把他抽象出来。

  尽管丁真已经二十岁,媒体还是一哄而上称他为“孩子”“少年”,人们一边炒作,一边呼吁保护他;一边想着如何开发的商业价值,一边呼吁不要打扰他的生活。最后,把这么一个单纯的“少年”送到县里的企业,大家也一起赞美,是最好的安排。

  自从有了中文互联网以来,网友们还没有这么爱过一个男人。这是因为,在现代性大都市,在一个商业社会,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像丁真这样的人了。

  丁真被经纪人弄到成都参加一个宣传活动,结果因为“不适应成都的气候”,早早回到理塘县去了。在北上广的人看来,成都已经是诗和远方,是一个值得向往的地方,但是对丁真来说,这里已经有点难以忍受。

  千百年来,成都人为自己的气候感到自豪,而丁真连成都都适应不了。他说的一定不是自然气候,而是让人感到压迫的都市性。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每个人脸上都写满欲望,我们早已习惯的商业社会(也是进步),给丁真造成了某种惊吓。

  在理塘,像丁真这样长相的男青年一定有很多,但是,如果哪个公司想再推出一个,一定不会再红了。因为这样的心动,注定有且只能有一次。丁真不止是那个在理塘蓝天白云下骑马的少年,也是一个人们创造的形象。真正的创造只能有一次,接下来模仿他的,只能算是“复制”。

  最重要的区别是是否“商业化”。尽管各大平台找上丁真,为他开账号,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一种商业化考虑,这种操作也是成功的。丁真发出第一条微博,就拥有很多粉丝。但是,所有平台都应该知道,人们关注他,恰恰是因为他是商业化的反面。他的出现,其实代表着人们心中某种反思的冲动:互联网上的商业化,是否已经过头了?

  丁真的“新单位”、当地文旅负责人说丁真暂时不接商业活动,赢得所有人赞誉。人们希望丁真真的能成为某种例外:能不能有不被商业化的流量?人们的目光和美本身,是否可以不必变成钱?人们当然也希望丁真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通俗一点说,也希望他能够有钱,但是他打动人心的那种美的力量,是否能够保持?

  根据过往经验,会有一些公司去寻找像丁真一样的“康巴汉子”,各地旅游部门也都已经行动起来,要寻找自己版本的丁真,这样的“复制行为几乎注定不会成功,因为它从一开始就是商业化的。商业不是错,网红也可以成为推动经济的力量,但是那是另一个逻辑。

  人们发现丁真,也就是捕获他。这是一个悖论。当人们想了解他,把他纳入一个体系(网红)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消灭他”。当下,是丁真最优魅力和“价值”的时候,随着他熟练掌握城市的商业语言系统,当他再到成都,安心地吃火锅看熊猫到KTV玩耍的时候,那个单纯的丁真就再也不存了。在他闯入商业社会的一瞬,也就是此刻,可能我们是我们反思商业文化的、转瞬即逝的机会。

  (作者系作家)

[ 责编:李宜蒙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美国国会大厦因附近火灾被临时封锁

  • 印尼:火山喷发

独家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