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李仁清:拓古传今“复活”石雕
首页 > 文化频道> 要闻 > 正文
[责编:曾震宇]

李仁清:拓古传今“复活”石雕

来源:新华网2022-11-22 10:33

24小时热图
  • 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 广州多区解除疫情防控临时管控区

  • 河南郑州:有序恢复经营活动

  • 拉萨八廓街唐卡店陆续开门迎客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推荐阅读
2022年11月30日,安徽省黄山风景区迎来入冬首场降雪,一派银装素裹,玉树琼枝,宛如仙境。
2022-12-01 09:24
在12月4日第九个国家宪法日到来之际,合肥军事法院到武警合肥支队开展"宪法进军营"活动,通过开展专题讲座、法律咨询、宪法知识宣讲等活动,引导广大官兵弘扬宪法精神,维护宪法尊严,强化官兵依法履职、依法办事、依法维权的意识。
2022-11-30 09:46
2022年11月29日,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园林工人对绿化树木实施冬季防寒养护工作,给树木穿上"防寒服",确保树木温暖过冬
2022-11-29 11:18
2022年11月27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弥勒市弥阳街道办事处盘龙和东门社区,初冬时节乡村与田园薄雾笼罩美如一幅多彩水墨画卷。
2022-11-28 09:35
2022年11月27日清晨,在山东省荣成市成山镇天鹅湖湿地,成群结队的大天鹅在水面游弋
2022-11-28 09:30
天空中的云霞,在太阳早、中、晚光辉的渲染下,不断演变着颜色,时而像金色的波浪,时而似燃烧的炉火,有时更像洁白的棉花在天空中飘动,太阳与浮云共同绘就了天空的瑰奇与魔幻。
2022-11-26 22:49
2022年11月24日,在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现代农业科技创新中心培育室,技术人员在察看新培育的蓝莓幼苗生长状态。
2022-11-25 10:16
2022水韵宿迁·大运河全国首届摄影大赛采访活动在江苏举办,记者通过相机记录大运河的独特魅力。
2022-11-24 17:05
2022年11月23日,在河北省石家庄新乐市小流村一家合作社,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新乐市分公司的志愿者正在和农民一起为蔬菜打包装车。
2022-11-24 10:18
在北京的南部有一大片湿地,面积超过11平方公里。从辽至清代一直是皇家的守猎场,现今建成北京最大的湿地公园,名为南海子公园。
2022-11-23 10:25
据了解,该基地占地21万平方米,采用5G全场景智能化分布式数字农业应用系统,建设了23个5G智能电气化温室科技大棚,节省能源成本315万元,带动当地近140名农民就业增收,助力乡村振兴。
2022-11-23 09:41
2022年11月21日,游人在广西南宁市青秀山公园的叶子花园观赏绽放的三角梅。
2022-11-22 09:54
11月20日,以“怡起来,我们都是中国队”为主题的2022怡宝中国优秀旅游城市自行车大赛首站——江苏宿迁站在湖滨新区鸣枪开赛。
2022-11-21 09:42
海水的颜色主要是由海水对太阳光线吸收、反射、布散而造成的。
2022-11-20 09:59
2022年11月19日,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太和镇元宝村亿嘉林木基地600多亩的“夕阳红”和“红冠”红枫迎来了最佳观赏期,吸引众多的游客前来观赏枫叶。
2022-11-20 09:59
第十三届金鸡湖帆船赛起航
2022-11-18 10:06
连日来,因阿勒泰地区普降大雪,部分山区积雪厚度达50公分,造成部分路段通行受阻,影响到在喀纳斯景区禾木乡参与吉克普林国际滑雪场建设的务工人员返乡。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阿勒泰边境管理支队禾木边境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联系路政等部门开展联合行动,采取包车、清障、护送的方式,全力确保滞留务工人员平安返乡。
2022-11-16 10:46
每到傍晚,南海绚烂的霞光会慢慢浮现出笑脸。有人说:睌霞像魔术师,也有赞她为爱美的姑娘,有时好似一团火,有时又像一束光;一会儿穿上红装,过后又换上彩衣,变幻莫测,霞光万丈,不仅映红了天,更照赤了海。
2022-11-15 14:54
2022年11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施秉县第一小学开展校外劳动实践课活动。
2022-11-15 11:19
加载更多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查看完成后的拓印作品(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进行喷湿工序(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进行上纸、剪纸、砸刷等工序(拼版照片,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这是李仁清的高浮雕拓印工具(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展示拓印作品(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进行砸刷工序(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在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临时展厅里的体验区,李仁清在备墨(11月17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徐嘉懿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在扑墨(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揭取扑墨后晾干的宣纸(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进行粘接修复(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在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临时展厅里的体验区,李仁清指导学员扑墨(11月17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在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的临时展厅里,李仁清查看自己的拓印作品(11月17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李仁清在巩义石窟寺进行拓印(资料照片)。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发

  在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文化馆的工作室里,李仁清进行粘接修复(11月16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徐嘉懿 摄

  这是李仁清的高浮雕拓印作品(拼版照片,11月17日摄)。

  上纸、喷湿、剪纸、砸刷、晾干、扑墨、粘接、修复……一系列流程下来,立体石雕砖上的雕像就纤毫毕现地展露在平面拓片之上,59岁的李仁清拿起拓片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处细节。

  李仁清是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高浮雕传拓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世纪80年代末,李仁清受开始探索在高浮雕石刻上进行立体拓印。

  与传统的平面拓印不同,高浮雕拓印需要将湿透的宣纸沿立体雕像轮廓剪开,直压在各个部位,因此拓印后的宣纸呈碎片状,而李仁清则需要把成百上千张的碎片粘接在一起,形成一整幅平面作品。高浮雕传拓技艺将不可移动文物按1:1的比例转化为可移动文物,甚至可以将石刻上的裂隙、剥蚀等病害记录下来,为观察和保护文物提供准确信息。

  如今,李仁清收了五个徒弟,儿子儿媳也是他的学员,听过他授课的学生有数百人。他还时常在博物馆的临时展厅里展示自己多年来的作品,并设置体验区教授技艺。“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刻会出现风化,大量文物需要保护,不是一代两代人能做完的。我希望能将这项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将历史信息更多地留给后人。”李仁清说。

  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