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艺术圈商不起

 有人说他表达直接,但也文雅干净;不留情面,但分明蕴含善意;清高自信也敬师尊老。他拥有国家博物馆领导的官方身份外,又是独立的艺术家和理论家。在规则与自由之间,他自如地转换。从博物馆建设到艺术圈怪象,从传统文人精神到互联网思维运用,他有着鲜明的立场和态度。
      本期对话嘉宾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闲话艺术,放言文化。

高亚麟谈《人民的名义》为何弃用小鲜肉

高亚麟:《人民的名义》没用小鲜肉原因很简单,既不认识也没那闲钱

袁熙坤:画家是最大的导演

他喜欢再现佼佼者的形象,安南、萨马兰奇、曼德拉等多达152位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都做过他的“模特”;他在2016年被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表彰,获得由他名字命名的国际编号为(214883)号小行星,他一直坚守“艺术承载希望”的理念,将雕塑、绘画以及书法艺术作品与国际环保事业紧密结合,始终游走于推动环境保护理念传播和国际文化交流的艺术外交道路上。他就是全国政协常委、北京金台艺术馆馆长袁熙坤。

龚琳娜:为什么我不再唱“神曲”

没有工作安排的时候,龚琳娜会和丈夫一起在客厅坐下来喝喝茶,品品红酒,看着两个儿子在房前屋后玩耍。人们因《忐忑》认识了龚琳娜,这首 所谓的“神曲”在网络走红后,有人喜欢,有人质疑。这之后,龚琳娜携家人从德国搬回中国打拼,不断推出的新曲《金箍棒》、《法海你不懂爱》 接连走红;在各大电视娱乐节目中,人们也越来越多看到龚琳娜的身影。
     然后当繁华褪去后,龚琳娜再次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是洗尽铅华,还是另辟蹊径?本期光明网《艺术名人坊》对话歌唱家、中国新艺术音乐创立人 龚琳娜。

田霏宇:艺术是最务实的“外交”

       这个占地8000平方米、地面到天花板高度达到9.6米的超大艺术空间,围绕它的热点话题也从来没有间断过,从如何生存发展,到轰动一时的撤离传闻,从举办重量级艺术展览,到成为各界名流的聚集之处,尤伦斯当代中心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圈最负盛名的艺术机构之一。

第12期

崔晓东:画好你的画 艺术理念留给别人总结

       民营美术馆肩负着向公众传播艺术、开展文化教育的重要责任。自炎黄艺术馆建立以来,民营美术馆开始在国内萌芽。2002年和2008年成为民营美术馆建设的高潮期,然而,其中许多民营美术馆只是昙花一现。

第11期

崔峤:中国有没有文化大都市

       截至2013年,我国依法登记的基金会已达2961家。但基金会从事公益活动的领域却严重不平衡。目前,绝大多数基金会的宗旨和资助方向以教育和传统的救灾、济贫、救困、助残等传统慈善事业为首选,促进科学技术和医疗卫生事业为其次,而艺术文化、社区发展、环境保护等,则少人问津。

第10期

1 2 3 下一页

李庚
陈履生
田霏宇
杨嘉敏
徐冬冬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