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人生路上的明灯

2021-01-07 10:50 来源:中华读书报 

  弹指一挥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已经诞生65年了。1979年我刚入校时所用的教材以油印、铅印的内部教材居多,到了高年级才陆续见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公开出版的教材,在校学生享受半价优惠。四十多年来,我由一名读者变成了读者+作者,在人大社出版了十余种教材、译著和专著。一路走来,人大社就像一盏明灯引领着我、护佑着我、陪伴着我,不断前行。我从内心里感恩那些给予我帮助和支持的老前辈、老领导和新时代的编辑老师们。

  一

  说到人民大学出版社的老一辈,我首先想到的是陈维雄、王颖、邱金利这三位领导。

  陈老的夫人是我入校时的辅导员张洁老师。有时,我和同学们一同去张老师家,给我们开门的常常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陈老。他操着南方口音,请我们吃糖果,陪我们聊会儿天,关切地询问我们的学习生活。我当时就知道,陈老是学校出版社的领导,一位老革命。

  1986年我硕士毕业留校任教,后经老前辈彭迪先、邬沧萍介绍加入中国民主同盟。王颖老师时任出版社副总编辑,也是民盟中央和民盟市委的领导,经常召集我们开会。他是民盟创建初期的元老,是资历很深的老革命,也是一名共产党员。每每谈起黑暗岁月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的亲身经历,都令我们肃然起敬,感触颇深,也很受教育。他讲话风趣幽默,旁征博引。而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向我谈起的一件事。当时,在学校担任一定职务的某年轻教师,为了抢先出版自己的教材,居然要求将自己的前辈老师编写的一本属于“中国人民大学丛书”的书稿压一下,往后排。面对这种无礼而无理的要求,王颖副总编义正辞严地断然拒绝,并说你若不服可找罗社长评断。罗社长就是时任人民大学副校长兼出版社社长的罗国杰教授。我从这件事深深体会到了出版社领导的做事风格、严谨态度和人格魅力,感受到了出版社领导的正直。心中默默地想,难怪人大社发展得这么好!

  我和邱金利老师认识是在1988年,出版社刚由校园东北门附近搬到离西校门不远的一座灰砖楼内,显出一派百废待兴、热火朝天、振兴腾飞的喜人局面。当时,邱老师刚任副社长不久。他做事严谨,为人低调,工作勤勉。经常是过了下班时间,他还在伏案工作。为了我的硕士导师邝鸿教授主编的《现代市场学》(该书于1989年出版,1991年荣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获奖优秀成果奖二等奖)一书的编辑出版,邱老师倾注了大量心血。有很多次因为内容摘要、作者名字的英文翻译、书稿校对等问题,他把我找去反复商量、仔细推敲、字斟句酌。作为作者之一,我为邱老师的严谨、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所感动。对于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名青年教师来说,这种教益、感触、启发可以说是意义重大、终生受益。

  想想我这么多年来,在人大社出版了这么多教材专著译著,不少还获得了国家级、省部级奖项,也在市场营销学界取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学术影响力,这些都是和出版社领导、编辑老师们所付出的心血密不可分的。他们的辛勤付出成就了我,他们的治学态度、人格魅力、崇高精神感染了我,他们就像是引领我一路前行的明灯,让我感到温暖、踏实、自信而清醒。

  

  作为人民大学出版社的作者,第一次独立出书是1995年出版的《市场营销管理:理论与模型》。我的这部历时五年、四易其稿的著作系统阐述了市场营销理论的产生和发展过程,对市场营销理论在中国企业管理中的实践应用进行了探讨,是国内学术界第一部对市场营销进行定量研究的学术专著。1997年,该书荣获“北京市哲学社科优秀论著二等奖”。

  正是凭着这部专著,在书出版后不到一个月,32岁的我评上了教授职称。我首先要感谢责任编辑孙瑗老师。因为书稿中有大量的数学公式、英文字母,在编辑出版过程中很容易出现错排、漏排、大小写出错等问题,孙老师不得不花费同类书稿四五倍的时间和精力去审核、校对,所付出的辛劳可想而知。

  有一件事我至今不能忘怀。我当时作为全校最年轻的副教授,已经担任贸易经济系副系主任多年,人民大学副校长兼出版社社长杜厚文教授和我很熟悉。他古道热肠,爱惜人才,甘为人梯,乐于奖掖后进,对我的成长进步也非常关心。有一次和我闲聊,谈到我的教学、科研、职称评审。他一听说这本书能否及时出版将关系到我的教授职称而且该书责编是孙瑗,马上抓起桌上的电话要向孙老师托付一下。我很紧张,拦都拦不住。杜社长说,我和孙瑗父亲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老人家的这一义举确保了我的书按时出版,可让我过意不去的是,这也给孙老师带来了莫大的压力。试想一下,作为一名年轻编辑的她,本来一直在加班加点,认真负责地编辑书稿,不敢有丝毫懈怠和耽搁,可是社长居然还打电话来亲自过问,这事该有多么严重!

  25年过去了,我一直对敬爱的杜校长、杜社长深怀感激之情;而对孙老师,我是既感激又愧疚。在这里,我要向他们两位深深鞠上一躬,道一声:谢谢!

  

  最近这二十年,给我帮助最大、印象最深也最熟悉的编辑有丁一、石岩等同时代人,他们既是我的良师,也是我的益友。

  为了扩大图书销量,也为了增进各地用书大客户的感情,便于天南地北的图书代理更好地开展工作,人民大学出版社经常在各地举办一些报告会、培训讲座等,邀请教材作者前去介绍本学科的前沿发展、最新动向,顺便也和读者用户面对面地沟通、交流,建立起友谊和信任。这一举措,收效明显。

  起初,我的责任编辑兼联络人是丁一老师。每次遇到类似活动,他都帮助我做好购票、住处预定、PPT制作、联络沟通等非常细致繁杂的前期准备工作。用于赠送当地读者的十几包样书,也经常是他一个人手提肩扛,搬上搬下。有时,我必须讲完校内课之后才能抽身外出,他就焦急而耐心地等。一到车站或机场,他总是先把我的事情料理好,把最舒适的座位让给我。到了目的地,他又忙着布置会场,和会议主办者以及前来参加会议的院长、系主任和教师们畅谈、交流,力求把来自一线的呼声、意见带回北京。遇到和出版社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他又往往自掏腰包,抽空请大家撮一顿。

  石岩老师是一位原则性强、很负责任、颇具远见的策划编辑,为了支持帮助我编写《市场营销学》《市场营销学通论》《服务营销》等几部教材,她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她经常去调研国内同类教材的风格、内容、亮点,指导我在确保教材质量的同时突出教材特色,形成鲜明的市场定位。她还不辞辛苦,从各处购买了不同作者、出版社的优秀教材,供我学习借鉴。她耐心细致地和我探讨各种不同教材的精彩成功之处,鼓励我在修订教材时及时学习、吸纳,力求博采众长,融合提炼,自成一家。

  在石岩老师的指导帮助下,《市场营销学》已出版至第6版,曾获得国家商务部优秀成果奖。《服务营销(第5版)》成为国内180所高校市场营销专业普遍使用的教材。《市场营销学通论(第一版)》作为“国家教委重点教材”“教育部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21世纪工商管理系列教材”于1999年出版。第二版由我和刘彦平主编,于2003年出版。之后,又作为“‘十二五’普通高等教育本科国家级规划教材”“教育部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21世纪市场营销系列教材”不断修订再版。2002年,该书获得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一等奖。之后,又先后荣获“中国市场学会改革开放30年精品教材”“教育部2007年度高等教育精品教材”等称号或奖项,目前已累计销售近70万册。《市场营销学通论(第8版)》于2020年1月出版,迄今已加印5次。

  多年前,石岩老师就鼓励我在教材思政建设方面,注意发挥好课程教材的育人作用,深入挖掘课程中蕴含的思想政治教育资源。由于她的支持、督促和引领,我终于下定决心,在认真阅读原著的基础上,尝试着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需求反应、需求外溢、消费行为、市场信息、品牌信用、销售渠道、产品定价等有关市场营销的论述融入教材,将中国企业营销成功的著名案例及时分享给给广大读者,从而形成了我所编写教材的新特色,使得市场营销学这门来自西方的“舶来品”课程,有了更加浓厚的中国情、中国味。这也正是《市场营销学通论(第8版)》受到各高校师生普遍欢迎的原因之一。

  每当我修改书稿感到倦怠、想偷点懒、打点马虎眼时,一想到石老师严肃认真、精益求精的职业风范,便又重新打起精神,面对眼前厚厚的书稿字斟句酌,推敲琢磨,每一页、每一段、每一句要在自己的良心上过得去才肯罢休。

  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在慢慢变老。当年的青葱少年,已褪去稚嫩,苍老了容颜。一路走来,是人民大学出版社教育了我、提升了我、成就了我。有很多领导、编辑、老师们给我鼓舞、给我帮助、给我智慧、给我力量。他们就像指路的明灯熠熠生辉,伴我前行。我从内心里感谢他们。祝愿65岁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青春常驻,祝愿这幅金字招牌永放光芒!(郭国庆)

[责任编辑:朱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